最新资讯
联系我们
全国服务热线:
手机:
电话:
邮箱:
地址:
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:官网首页 > 新闻资讯 >
废电池该不该收?废电池回收实践中遇到的问题添加时间:2019-08-28


废电池该不该回收?我觉得无论从资源、从环境、从健康角度讲,都应该回收,我们的环境容纳不了这么多有害物质。

锌锰少量的是人体必须的微量元素,但是超量会产生中毒,在医学上锌锰铁铜这些超量都会中毒。废电池该不该回收?我觉得无论从资源、从环境、从健康角度讲,都应该回收,我们的环境容纳不了这么多有害物质。

目前我们单位有两个公司,一个科技,还有一个叫北京东华鑫馨废电池回收公司,这个公司是北京市房山区政府垃圾分类有害垃圾的回收单位,目前正在筹备房山区政府有害垃圾储备部。

2016年国务院出台垃圾分类方案之后,现在很多垃圾分类工作面临一个问题:全国各地都在推进垃圾分类这个事情,但是各地又没有自己的区域规划。

刚才说到危废名录的“豁免”政策,是全程收集可以不按危废管理,但是贮存、转移、处理,要按照危废管理的。也就是说这些收集起来放到库房,库房是按照危废标准管理的。所以我现在完全按照危废的建设运营标准来做这件事。

但是目前面临的难题,一个是盈利效益,再就是选址难。我找了几十个地方,付好租金,然后镇政府说这个项目肯定不会允许运行,仅租金损失几万。现在找的地方,同样也面临这个问题,街道办说不希望这个项目做起来。现在大家一方面是有需求,但是另一方面,又不放心放在自己身边。

我们现在正在协调有关部门,房山区政府有关部门对我们是比较照顾和支持的,城管委出了一份文件把我们公司作为有害垃圾制定单位、现在我们回收的业务范围已经增加了,除了电池、灯管、矿物油溶剂、过期药品这些都放在市内的,因为是直接回收。

现在我们库房正在办环评,然后再办危险废品经营许可证,按照《环保法》这是必须的,否则我就要承担被司法诉讼的后果,所以目前我跟政府部门在沟通。

我们的执照、分解设备等都已经准备好了,我也在实验室把整个过程都评估过。但是当地说,环评费用太高,因为它要做区域空气和水的评价,费用大概是50多万,承担不起,还有一些其他的原因,目前还是在选址。

建设是一个头疼的问题,我现在说选址的原因,首先是废电池回收没什么利润,就算是零成本收回来,处理完后,我们大概策划的平衡点,一吨至少应该在一千块钱左右,达不到这个量肯定要亏损。

目前肯定达不到,全国各地都收到这一年也达不到这个量。如果要亏损再加上其他的原因,事情就很难做。因为我一直做干电池回收,就只从干电池角度讲,干电池如何形成一个有效的利益链条,是一个最头疼的问题。

我现在还做的一件事,就是智能回收机,结合互联网终端的,样机应该一个多月能做好,我办公室有一个没装的机芯。,来可以实现全程可追溯。现在是针对这种电池,将来包括铅酸电池也可以。就像刚才讲到的电池上有二维码,通过二维码可以实现追溯。

我们对电池回收没有分类。所有电池都可以回收。因为种类很多,让老百姓分类不现实。包括锂电池、碱锰电池、氧化银很多类,我分清都很难,所以让老百姓分更不现实,可能就直接扔了。

所以我们现在收完以后有专门的机器,就把包括钮扣电池、手机电池,然后还有这种其他干电池等分开,然后分别处理。锂电池要卖掉,碱电池、纽扣电池很少,主要是干电池。

目前,干电池处理我们也有专利技术。目前重点是把它粉碎,然后进行其他工序,再分成铁、锌、锰、石墨混合物、塑料等几大类。后端处理我们原来想过,但是过程中有废水、废气问题。现在深加工我不太愿意做,因为要有深加工项目更批准不了。而且很多时候会成为众矢之的,环保部门会严查。

比如酸,现在整个华北地区,如果生产项目用酸就会很难批准,位置必须在化工园区,而且要专项管理,还有这是属于危险化学品,运输、贮存都困难,这样项目就很难做了。所以我们现在在做的一个是回收机,我们公司做的是有害垃圾,现在已经跟房山的区政府、周边的街道办、幼儿园等签订了一些协议。

因为我们是专门处理有害垃圾,根据它绩效考核,签定协议,然后有补偿。按要求来说,补偿应该是政府来做,现在我们是在替政府做这个,目前我们想把这个标准建起来。前一段时间我们去银川,他们那边的项目完全达不到危废的标准,我们现在就完全按危废的标准,选址、建设、运营、管理。

目前就是在房山建立一个高标准的模式。首先贮存达到环保标准。我们现在只能先达到电池无害化,因为电池时间长了会有腐蚀等现象,产生气体等,我们就是主要是为了防止这些。但是有很多电池,比如南孚,收回来有很多假的电池,含电量还很高,存放起来都有危险。我们现在是先进行无害化处理,然后再考虑资源化。

工厂的建设,现在也只能摸着石头过河。所以也希望今后,无论说从技术,还是其他大的方面,都欢迎探讨合作。我希望中国的废电池问题早日得到解决。在社会各界的努力下,社会机制的努力,会更容易解决社会问题。而不是看单独一个公司,或者一个项目,盈多少利这些问题。如果从这个角度去考虑问题,这个项目根本不存在。即使建成之后,也不能运行。比如铅酸电池的回收,现在中国的铅酸电池量很大,北京市一年几十万吨。实际上北京就一个单位回收这个电池。但是它一年收不了多少,大量的铅酸电池都是通过小商贩这样的非正规渠道回收来的,这样其实不是我们想看到的。

我们想看到的是,一个社会问题,要在社会公众参与下,首先建立一个公开透明的社会机制。我们想通过网络就是建立这种机制,首先这种追溯机制大家能看到、能参与,我们在座的都是参与者。

目前我们在做的事,一是废电池回收机大量的推进社区。二是危废库的建设。危废标准我们已经起草完了,正在推进,如果这个能建成,在北京市的危险废品经营许可证能办下来,至少将来可以给大家一些支持。至少我可以承诺,今天在座的可以免费帮你们处理,但是运费你们承担。我正在筹建处理厂,如果在座的有在建处理厂,咱们可以合作,我就不用再到处选址了。

干电池的问题,是一个全社会的问题,它涉及的不仅是一个电池的项目,更多的涉及到我们的思想观念,政治法规等等。如果这个社会问题通过我们大家的努力解决,它是建立在一种工业社会的角度,要建立一种社会机制,可能对社会的发展意义会更大,而不是只对个人价值大,这是我二十多年还在努力的动力。我是把这个作为事业来做,所以也希望,将来我们共同把它作为一个事业来推动动。

以上是北京东华鑫馨废旧电池回收公司 王自新在2019年7月24日 废电池回收研讨会上发言